九尾狐·妖男,爱你千年

时间:2017-01-17 16:51点击:
  
“冷静一点,我不想发生什么令人遗憾的误会。”
 
    李牧放开了陈哲,捡起了地上的手枪,在手掌上把玩着。他拇指一扣,便抽出了手枪之中的弹匣,将里面的子弹一颗一颗的退了出来。子弹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就仿佛掉在他的心上,让他整个人都神经紧绷着。
 
    陈哲可以看到看见昏迷着的妻子和女儿,双眼紧闭,衣裳整齐,看起来并没有受什么伤害。这让他松了一大口气。
 
    “看来你好像忘记我了,我还得感谢当时你解开铐在我手上的手铐呢。”
 
    李牧将手枪空仓挂机,检查了一下弹仓里还有没有子弹,然后大拇指扣住扳机护圈向下一推,将手枪的套筒拆了下来,接着按部就班,很快的就将一把手枪拆解为一地散落的零件。手枪是陈哲内心深处暴力与安全的象征,李牧通过这种方式瓦解他内心的防御。
 
    经过李牧的提醒,陈哲的瞳孔猛的一缩,他想起了面前的人是谁。
 
    “你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从那座监狱里逃出来!”
 
    他看着李牧,仿佛在看一个怪物一般,从没有人能从第一监狱里逃出来。
 
    李牧的眼睛眯了眯,看来总督府隐瞒了第一监狱的情况。
 
    “你怎么可能找到我的家!”
 
    陈哲脸颊上的肉哆嗦着,脸上满是冷汗。他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是李牧的对手。
 
    “你的搭档因为那支被我折断的胳膊,请了三个月的假,这在你们那个漏洞百出的系统之中可很好调查。”
 
    李牧用低沉的声音,对着他说道。
 
    “我想知道的不多,当初出卖我的那个治安官现在在哪。参与那件事的等级最高的治安官是谁,告诉我!”
 
    说到最后,他向着陈哲吼了一声。这让陈哲吓了一跳,全身都被汗水浸湿了,仿佛被水泼过一般。
 
    “我我”
 
    “告诉我,我就不会将你的家人怎么样。”
 
    李牧不露痕迹的释放了一丝怒之攻势,怒涛一般的凶煞气势向着陈哲涌去。位于食物链顶端的威势彻底击溃了陈哲的内心防线。
 
    “他被安排到了东八区!你只要去东八区的辖区去问一问那里的黑帮,就可以找到他。至于我知道最高级的长官,是东城区治安署的署长吴霖,其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小角色,你千万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李牧的双眼眯了眯,记住了吴霖的名字。手掌涌出一圈黑色的光圈,他的掌心便多了一只装满金币的袋子。
 
    他抓着袋子在手中颠了颠,扔到了陈哲的身上。陈哲反应不及,没有接住,让袋子掉在了地上。一枚枚晃着金光的金币从里面滚了出来,看的陈哲双眼发直。
 
    “这些钱给你,我记得那个出卖我的治安官有一个女儿,等你听到他的失踪的消息之后,就把他的女儿接过来领养。”
 
    李牧说着,用手拍了拍陈哲的脸颊,将他的脸拧向床上的妻子和女儿
 
    “做一些冲动的事之前,先想一想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不要连累到自己的家人了,知道么?”
 
    “知道我知道了。”
 
    “那就好,以后再见。”
 
    李牧说着,吹了一声口哨,躺在床上的陈哲妻子突然一阵扭曲,便成了一名成熟而又美艳的女人,身材丰满有致。
 
    她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胸前的两团几乎要裂衣而出。
 
    “唉,在床上躺了那么久,连骨头都酸了。”
 
    昆苏丝露用她特有的毫无波动的语气说道。
 
    “你根本就没有骨头。”
 
    李牧没好声气的回了一句。
 
 
    “什么叫下水道杀人狂魔!”
 
    昆苏丝露的语气难得有些起伏,张开了嘴,想要对陈哲喷出酸雾。她显然被这个奇葩的外号气到了。
 
    李牧无语的捂住了她的嘴,将她的酸雾堵在了口腔里。
 
    “咳咳,这个真相可能有点残酷,你真的想要知道?”
 
    他咳嗽了一声,看着陈哲。
 
    “当然要知道,我的老婆到底去哪里了?”
 
    “其实呢,我们潜入你的家的时候,你的女儿已经昏迷着躺在沙发上了,我推测应该是你的妻子给她喂了安眠药。”
 
    门是昆苏丝露将身体化成了粘液,从门缝间钻了进去,从里面打开的。
 
    “而你的妻子呢,则和你的邻居在你的床上干一些激烈的少儿不宜的事,我的这位同伴开门的动静有点大,把他们两个惊动了。你的邻居和妻子以为是你回来了,拿着枪冲出来想要杀人,但是看见她粘液状态的身体后,一起吓晕在了地上。”
 
    李牧看着陈哲有些铁青的脸,知道这个刺激对他有点大了。李牧将这对男女拖进床底下,又打扫了一下房间里凌乱的环境,可废了好一番力气。
 
    “现在呢,他们两个正在你的床底下,我个人建议你不要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未完待续。)
 
 第一百四十章 带着面具的毁灭者
 
    一幢残破的老式建筑里,昏暗的客厅内,几名彪形大汉正围着一张充满了油污的桌子坐着。这张餐桌一件很久没有认真的清洗过了,桌面油光发亮,裂缝间淤积着腐烂的残羹冷炙。
 
    现在这张桌子上堆满了枪械和金币,这些大汉们正以与他们体型不相衬的灵巧将步枪拆成零件,擦拭积碳,上油保养。
 
    为了防止坐在家中突然被街上的流弹爆头,这一带建筑的墙体都很厚,窗户却很小,比起射击孔也大不了多少。阳光从窗户里照了进来,是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光源。
 
    昏黄的阳光下,可以看到这几个彪形大汉都敞开了衣襟,露出了结实的胸肌与浓密的胸毛。他们的胸前都纹着一颗炸弹,若是普通人身处这个房间,必定会因为恐惧而噤若寒蝉,坐立不安。
 
    那是是整个东八区最凶悍的帮派炸弹帮的纹身。他们不仅干一些绑架勒索的案子,还控制了东八区的毒品交易。
 
    他们作为衔尾蛇的分销商,将衔尾蛇源源不断的运进新临汾的毒品售卖给那些码头工人和平民们,因为货物纯度高,进货量打,即使别的区的帮派也到他们这进货。虽然他们的大半利润要分给衔尾蛇和坐地的治安官,依旧吃的钵盆满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特别推荐
热点内容
联系我们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核实后会及时删除
联系人:QQ/邮件(请注明来意)
Kmgog@baidu.com
友情链接:
  • 金沙sands真人娱乐